“徐玉玉被电信欺骗案”一审宣判 主犯陈文辉被判无期_2
更新时间:2017-07-25 14:27 发布者:admin

“徐玉玉被电信诈骗案”一审宣判 主犯陈文辉被判无期

划重点:

  1. 主犯陈文辉一审因诈骗罪、合法获取公民团体信息罪被判无期徒刑,没收团体全部财富。
  2. 陈文辉曾在九江市、新余市拨打诈骗电话1.3万余次,骗得钱款合计31万余元。2016年6月至8月,原告人陈文辉为实行电信诈骗犯罪,从杜天禹(另案处置)处购置合法获取的山东省高考先生信息10万余条。
  3. 其他六名原告人被判15年到3年不等的有期徒刑并处罚金,在诈骗被害人徐玉玉的犯罪过程中起主要作用。

宣判现场

2017年7月19日上午,山东省临沂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原告人陈文辉、郑金锋、黄进春、熊超、陈宝生、郑贤聪、陈福地诈骗、侵犯公民团体信息案一审公开宣判,以诈骗罪判处原告人陈文辉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团体全部财富,以侵犯公民团体信息罪判处其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万元,决定执行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团体全部财富;以诈骗罪判处原告人郑金锋有期徒刑十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六十万元;以诈骗罪判处原告人黄进春有期徒刑十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四十万元;以诈骗罪判处原告人熊超有期徒刑八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十万元;以诈骗罪判处原告人陈宝生有期徒刑七年,并处分金人民币十五万元;以诈骗罪判处原告人郑贤聪有期徒刑六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以诈骗罪判处原告人陈福地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责令各原告人向被害人退赔诈骗款项。

山东省临沂市人民检察院指控原告人陈文辉犯诈骗罪、侵犯公民团体信息罪、原告人郑金锋、黄进春、熊超、陈宝生、郑贤聪、陈福地犯诈骗罪,向临沂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2017年4月20日,临沂市中级人民法院受理此案,并依法组成合议庭,于6月27日公开休庭停止了审理。

山东省临沂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查明:

(一)诈骗现实

2015年11月至2016年8月,原告人陈文辉、郑金锋、黄进春、熊超、陈宝生、郑贤聪、陈福地等人穿插结伙,经过网络购买先生信息和公民购房信息,分离在江西省九江市、新余市、广西壮族自治区钦州市、海南省海口市等地,租赁屋宇作为诈骗场合,冒充教导局、财政局、房产局的任务人员,以发放贫苦先生助学金、购房补助为名,以高考先生为主要诈骗对象,拨打诈骗电话,骗取他人钱款。拨打诈骗电话累计2.3万余次,骗取他人钱款合计人民币56万余元,并形成被害人徐玉玉死亡。

其中,原告人陈文辉在九江市、新余市组织实施诈骗犯罪,拨打诈骗电话1.3万余次,骗得钱款合计31万余元。在诈骗被害人徐玉玉的犯罪过程中,系形成徐玉玉死亡的罪责最为严重的主犯;原告人郑金锋在钦州市、海口市组织实施诈骗犯罪,并为陈文辉等人在九江市、新余市实施诈骗时转移赃款,拨打诈骗电话2.3万余次,诈骗金额合计54万余元。在诈骗被害人徐玉玉的犯罪过程中,郑金锋依据分工,赞助转移赃款,作用绝对小于陈文辉;原告人黄进春介入九江市、新余市、钦州市的诈骗犯罪,拨打诈骗电话1.1万余次,骗得钱款22万余元;原告人熊超参加钦州市的诈骗犯罪,拨打诈骗电话1.1万余次,骗得钱款22万余元,并辅助陈文辉等人在九江市转移诈骗赃款。在诈骗被害人徐玉玉的犯罪过程中起主要作用;原告人陈宝生参与九江市、新余市的诈骗犯罪,拨打诈骗电话1.1万余次,骗得钱款27万余元;原告人郑贤聪参与九江市的诈骗犯罪,拨打诈骗电话2千余次,诈骗金额8万余元。在诈骗被害人徐玉玉的犯罪过程中起主要作用;原告人陈福地诈骗金额8万余元,在诈骗被害人徐玉玉的犯罪过程中起主要作用。

(二)侵犯公民团体信息现实

2016年6月至8月,原告人陈文辉为实施电信诈骗犯罪,经过腾讯QQ、领取宝等工具,从杜天禹(另案处理)处购买合法获取的山东省高考先生信息10万余条。

山东省临沂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以为,原告人陈文辉、郑金锋、黄进春、熊超、陈宝生、郑贤聪、陈福地以合法占领为目标,结成电信诈骗犯罪团伙,冒充国家机关任务人员,经过拨打电话对不特定少数人实施诈骗,各原告人行为均构成诈骗罪。原告人陈文辉还以合法办法获取公民团体信息,其行为还构成侵犯公民团体信息罪。陈文辉一人犯数罪,应依法数罪并罚。根据各原告人在共同犯罪中的地位、作用、情节和对社会的危害程度,依法作出上述判决。

徐玉玉案主犯为何被判无期徒刑?法院详解

2017年7月19日,山东省临沂市中级国民法院对原告人陈文辉等诈骗、侵犯公民团体信息一案公然宣判,以原告人陈文辉犯诈骗罪、侵占国民团体信息罪,决议履行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力毕生,并处没收团体全体财富;以原告人郑金锋、黄进春、熊超、陈宝生、郑贤聪、陈福地犯诈骗罪,分辨判处十五年至三年不等有期徒刑,罚金从六十万元到十万元不等。为使社会大众片面懂得案件的有关情形及一审裁决理由,记者就有关成绩采访了临沂中院担任人。

记者:对各原告人的详细量刑重要斟酌哪些要素?

本案案情严重庞杂,原告人人数较多,各原告人在共同诈骗犯罪中交叉结伙,在参与作案的时光、组织分工、诈骗金额认定、拨打诈骗电话次数、赃款调配等方面差别较大,各原告人在共同犯罪中所起的作用也各不雷同。同时,一些原告人既有自首、退赔等从轻或加重处罚情节,也有冒充国家机关任务人员诈骗、诈骗在校先生、形成被害人死亡等从重处罚情节。

我院在审理过程中,综合考虑上述量刑要素,联合各原告人在诈骗犯罪活动中的位置和作用、详细情节以及对社会的伤害水平,认定原告人陈文辉、郑金锋、黄进春在共同犯罪中系主犯,原告人熊超、陈宝生、郑贤聪、陈福地系从犯,并据此断定各原告人的刑罚,确保罪责刑相顺应。

记者:我们留神到,庭审的一个重点内容是考察原告人的诈骗行为与徐玉玉的死亡之间能否存在因果关联。请问法院认定这一情节的依据是什么?

相干证物证言及书证等证据证明,被害人徐玉玉平常身材状态良好,在高考体检中,亦没有发明其他疾病或遗传病史。案发当天下战书,徐玉玉被骗后,回到家中始终呜咽,情绪高涨。当晚到外地派出所报案后回家途中忽然不省人事,得到呼吸和心跳,经挽救有效死亡。公安机关出具的徐玉玉死亡起因剖析意见书及法庭审理中出庭的鉴定人、有专门常识的人均认为,能够消除徐玉玉因机械性伤害、机械性窒息、电击及高下温损害、中毒、脑源性疾病、畸形的心脏疾病所招致的死亡;徐玉玉在被骗后呈现哀伤、焦急、情感压制等不良精力和心思要素的情况下,可能会产生心源性休克而直接招致死亡,也可能惹起潜在的极为常见的心脏病发生,进而招致死亡。无论上述何种情形,都可能证明徐玉玉的死亡结果与原告人的诈骗行为之间存在因果关系,本院对此依法予以认定。

记者:原告人陈文辉主动到公安机关投案,为什么没有认定陈文辉构成自首?

本案中,原告人陈文辉、陈宝生、郑贤聪三人自动到公安机关投案,我院认定陈宝生、郑贤聪构成自首,而没有认定陈文辉存在自首情节。根据刑法及最高人民法院有关司法解释的规定,共同犯罪案件的犯罪嫌疑人,除照实供述本人的罪恶外,还应当供述所知的同案犯,主犯则应当供述所知其他同案犯的共同犯罪现实,才干认定为自首。原告人陈文辉在案发后固然主动到公安机关投案,但其仅供述了在江西省九江市实施诈骗时的局部同案犯,对在九江市的主要诈骗犯罪现实、在网上大批购买公民团体信息的犯罪现实、在江西省新余市实施的诈骗犯罪现实,均未照实供述。侦察人员经过审判其他同案犯,在控制陈文辉的全部犯罪现实后,陈文辉才陆续供述在九江市实施诈骗的同案犯及具体犯罪现实,但对在新余市实施诈骗的其他同案犯和作案地点仍未照实供述,直至陈宝生归案后,陈文辉才照实供述全部犯罪现实。原告人陈文辉作为本案犯意的提起者和共同犯罪的纠集者,虽能主动到公安机关投案,但未能照实供述所知的同案犯和全部犯罪现实,依法不能认定为自首。

记者:对原告人陈文辉判处无期徒刑的根据是什么?

根据刑法规定,诈骗公私财物,数额特别宏大或许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许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许没收财富。对原告人陈文辉量刑时,我院充分考虑了以下要素:

第一、电信网络诈骗犯罪严峻损害人民大众财富保险和其余正当权益,严重烦扰电信网络次序,严重损坏社会诚信,严重影响人民干部平安感和社会协调稳固,社会迫害性极大。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去年宣布的《对于操持电信网络诈骗等刑事案件实用法律若干成绩的看法》,对审理电信网络诈骗犯罪提出了依法从严惩处的总体请求,这也是我们审理此类案件的一个基础原则。

第二、本案中,原告人陈文辉拨打诈骗电话合计1.3万余次,依法认定为情节特别严重,应该在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许无期徒刑幅度内判处刑罚。陈文辉在独特诈骗犯罪运动中起组织、指挥作用,系主犯。陈文辉假冒国家机关任务人员实施诈骗,严重侵害国度机关抽象;其还以家庭经济艰苦、亟待救助的在校先生等弱势群体为诈骗对象,社会影响恶劣。

第三、在欺骗被害人徐玉玉的犯法进程中,陈文辉不只纠集、指挥别人拨打“一线”电话,诱使徐玉玉受骗,其自己还作为“二线”职员亲身接听徐玉玉电话,直接骗取徐玉玉钱款,其行动不只侵略了徐玉玉的财富权利,更形成徐玉玉逝世亡的重大成果,情节特殊恶劣,系罪恶最为严峻的主犯,依法应予重办。

综合考虑上述要素,我院依法对原告人陈文辉以诈骗罪判处无期徒刑,既贯彻了从严表彰电信网络诈骗犯罪的方针,又表现了罪责刑相顺应的刑法准则,有充足的现实跟法律依据。

记者:对原告人陈文辉以侵犯公民团体信息罪定罪量刑的依据是什么?

为强化公民团体信息的维护,维护人民群众合法权益,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制订发布了《关于操持侵犯公民团体信息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成绩的说明》,于2017年6月1日正式实施,对侵犯公民团体信息犯罪的定罪量刑及有关法律适用作出了片面、体系的规定。根据该司法解释的划定,经过购买、收受、交流等方式获取公民团体信息,到达5千条以上的,即形成侵犯公民团体信息罪。本案中,原告人陈文辉合法购买高考先生信息10万余条,用于实施电信诈骗犯罪,属于法律规定的“情节特别严重”情况,依法应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根据陈文辉犯罪现实及情节,我院依法以侵犯公民团体信息罪,判处陈文辉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三万元。

记者:“徐玉玉被电信诈骗案”给咱们什么启发?

此案的涉案原告人终于遭到正义的审判,然而打击电信网络诈骗的奋斗并不停止。跟着科技的开展,电信网络诈骗手腕和方式不断创新,危害凸起。今后,对电信网络诈骗犯罪,人民法院将持续保持依法从严惩处的方针,充分施展刑事审讯职能作用,踊跃回应社会关心。经过公开宣判等方法,以案说法,震慑犯罪,教育人民,努力将法律后果转化为社会效益。同时,提示社会公家也要加强防备认识,提高本身防范才能,防止徐玉玉的喜剧再次演出。我们也倡议有关职能部分要进一步进步监管程度,增强源头管理,不断翻新方式,积极防备,实在防范此类恶行蔓延。我们信任,经过全社会共同尽力,必定能无效遏制电信网络诈骗犯罪高发势头,实在保护人民群众财富安全和其他合法权益。

上一篇:安倍内阁支撑率迫近“危险线” 欲改选挽回信赖_0 下一篇:没有了 返回江西时时彩分析软件